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千金-益母颗粒煤價并軌方案已報國務院五大電企反對無效

发布时间:2020-02-15 13:52:30

煤价并轨方案已报国务院 五大电企反对无效

尽管国家发改委酝酿数年的取消煤价双轨制的方案在征求五大发电集团意见时,遭到集体反对,但目前发改委仍将上述方案上报了国务院

11月15日,从五大发电集团获悉,此前国家发改委就取消重点电煤合同、取消煤价双轨制的煤价并轨方案征求华能、大唐、国电、华电以及中电投等五大发电集团的意见时,上述企业反对声音很大不过同时获悉,目前国家发改委已经将相关方案上报国务院,一旦国务院正式审批就将对外公布

“将不会启动煤电联动,仅计划将黑龙江、重庆等地运营比较困难的供热电厂的上电价适度调整”参与过发改委意见征求的一相关人士向透露

五大电力强烈反对

多年纠缠在煤电矛盾中的国家发改委如今退意已决

11月15日,从五大电力集团了解到,目前国家发改委确实弄了一份煤价并轨方案,计划取消重点电煤合同、取消煤价双轨制,实现煤价的完全市场化近期已经分别向五大发电集团以及大型煤矿和地方有关部门征求过意见

据悉,对于上述方案,五大发电集团反对声很大,煤矿方面也认为可以逐步过渡,不过,国家发改委没有采纳企业的意见,已经将上述方案上报国务院审批

重点电煤合同虽然没有挽回电力企业近几年的亏损,但在近几年煤价强势上涨的情况下,每年都让电企节省了不少成本为保重点电煤合同,国家发改委曾屡次监管煤价

不过发改委一内部负责人向表示,目前发改委下面有太多不好管、管不好的事,有些该放手的就要放手

据多年跟踪煤电矛盾的观察,国家发改委在煤电矛盾中一直处于调解人的位置,但是却一直出力不讨好一方面国家发改委管不了铁路运力,另一方面电力企业多年亏损怨声载道,而煤炭方面则一直不满国家发改委总是管控和限制煤价

电力系统资深专家刘先生认为,国家发改委虽然想全身而退,但只是减轻了,像北京、上海等需要保电的城市一旦出现问题,国家发改委仍然难脱干系,关键时候还是要进行必要的协调

并轨不实行煤电联动

五大发电集团在难以挽回国家发改委决心的情况下,曾试图力推煤电联动,但这个计划也即将落空

根据国家发改委上报国务院的方案,这次煤价并轨将取消重点电煤合同,把过去所有的有运力的合同转为中长期合同,运力不低于2012年,并重点鼓励3年以上的中长期合同;具备条件的中长期合同可以搞直达列,即比较稳定的定时的运煤合同,一天一列或者两天一列;推进电子商务平台;不再出台煤电衔接的相关框架方案;此次并轨不进行煤电联动,仅对黑龙江、重庆等地运营比较困难的供热电厂适度调整上电价

“如今国家发改委一步到位取消重点电煤合同,实现煤价完全市场化,让电力企业和部分缺电的地方比较着急,等于将矛盾转嫁到了地方身上,一旦煤炭供求形势有所变化,未来南方一些缺电省份将会面临更艰难的局面发改委看现在煤炭供求形势比较宽松,急于放开市场,虽然今年取消重点电煤合同短期不会给电企带来坏处,但从长远来看,煤炭等资源类产品价格上升的空间很大,未来还是会给电企造成巨大压力”刘先生指出

而因为方案的出台时间尚未确定,目前煤电企业双方的谈判出现了僵局

一煤炭企业负责人李先生告诉,目前还不知道煤价并轨后会不会对煤价产生影响,所以煤电企业都在等待中

刘先生指出,取消重点电煤合同,就等于不再把电煤作为重点,由于运力不能放开,所以现在上游煤矿之间很难形成竞争,下游则有可能形成竞争,即不再是重点的电企要和其它行业进行竞争,有可能会拉升煤价

但李先生认为,下游的竞争不会很激烈,因为煤矿主要还是保住客户,尤其是用煤大户电企,目前下游大的供应商和老的电力、化肥等用煤大客户相对固定,其它企业不太可能都能顺利获取铁路运输资源,还是可能与电企签订一些合同

运力短期无法放开

尽管煤价将完全放开,但我国目前的铁路运输现状决定了运力短期内难以放开

“这将是未来煤价完全市场化后的一个大问题,因为铁路跟着煤炭,在当前运力紧张的背景下,铁路以及煤矿为了稳定经营,都不可能取消这个运力计划”刘先生指出,目前的煤价并不是单纯的坑口煤价,而是坑口煤价+运力,已经包含了运力紧缺的价值

而李先生则指出,虽然之前的煤炭订货中发改委一直充当主角,实际上真正的大权掌握在铁路手中,框架方案之前一直都出自国家发改委之手,但铁路运力在握,真正决定重点电煤合同数量的还是铁路的运力

国务院研究室综合司副司长范必曾表示,保证电煤并轨的顺利进行应将铁路运力纳入市场交易取消计划煤后,重点合同煤的运力计划也就不复存在为了保障煤炭运力,应当建立公开透明的铁路运力交易市场,减少铁路运输中的寻租行为,降低电煤物流成本

但目前看来,如果运力放开,势必给铁路带来巨大压力,发运侧和接收侧的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表面上在运力上是平等的,但实际上铁路运力因为压力较大一直侧重国有企业

而且,多年来,紧张的运力带来了无限的寻租空间部分铁路部门的附属企业,在电煤运输过程中坐地起价,并以点车费等名目额外收费,对发电企业带来的额外成本,甚至高出了煤价上涨

“跑运力指标、跑运力资源未来还将存在,而短期肯定无法放开运力,因为放开的标准怎么定是个大问题,目前铁路是由国家调控干预的,而一旦放开,作为供应侧的煤矿相对有缓冲余地,但作为接收侧的电力、化肥等企业因为只有小量库存,缓冲余地小,上下游的差别将会使得煤炭存量变得不真实,从而进一步提高煤价”刘先生指出,煤价完全市场化后,却不能放开运力,这也将给未来带来诸多难题

关键词:

煤价并轨

玉林鸡骨草价格是多少
儿童咳嗽专用药哪个牌子好
小儿氨酚烷胺颗粒副作用
宫颈炎有哪些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