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重返埃德加 arpg 第二十五章 北方战役(四)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0:39

重返埃德加 arpg 第二十五章 北方战役(四)

不死帝国没有统一的政治与宗教领袖,作为死神直属神使的三大领主俨然就是帝国的最高统治者,这样一位大人物不但在战事初期就登场,还亲自上阵,着实让联盟一方惊讶,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了如靶子般矗在城墙上的自然之子。

而被重点关注的林克注意力却集中在被打散了异地的土元素碎石上,除了死气还有魔法,死亡骑士是纯物理攻击,即便使用神术也是即死类,能瞬间瓦解加持了多种神术的土元素只可能是另外两位领主所为。为避免像尤里安这类激进份子乱来,林克直接挑明了还有另一位领主也已抵达战场的事实。

“既然来了,就现身吧,我是不会让这些凡人离开生命结界做无谓的牺牲。”

话音方落,死骑领主头顶上方缓缓浮现出一个黑影,全身被浓烈的黑雾包裹,只能勉强看出“人”的轮廓,根本不知道内里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贯中立的柱这是要与晨曦一同干预物质界么?”不知是巫妖还是吸血鬼领主的黯哑嗓音在要塞上空回荡,施法者并非领主本人,而是法师团的一员。只见他歪垂着头颅,目光无神,依然被控制。既是炫耀也是阐述事实,它可以将法术延伸到被生命结界保护的要塞之内。也正是这一招,彻底坐实了其身份吸血鬼领主。

抬手给身边的人打了个手势,立刻有心腹指示法师团的其他成员将被控制的法师禁锢住,奥尔特加的情绪较之刚才更为低落。

自然之子的力量足以改变战事胜负,不死帝国那边当然不会等闲视之,以往的攻城可从未出现过两位领主同时上阵的。大主祭也真看不清局势,好容易维持的局面都被这家伙打破了,一个弄不好,法师团就有可能全折在这里……

只是片刻光景,**师已打定主意。这一场战斗结束就向霍恩海姆报告,找个由头在法师团出现大量伤亡前调离前线。他可不想因此降低在评议会的等级。

“若非希克斯逾越底线,柱又怎会直接干预。”林克直接将推给不死帝国的顶头上司。

这是指挥官们第二次听到自然之子直呼神名,对林克的胆大均连连摇头。

尤里安走过去,压低嗓音怒斥他这样做会给凡人召来灾祸。

“如果神灵可以随意干涉物质界。也不会有神使这一职务了。”林克对这位未来的死骑领主没有半分好感,语气也几近不耐。

“不要出去,结界里也不尽安全。”

抛下这一句,他跳下城垛,自由下落的身形陡然膨胀。在即将落地的一霎变为一头有着巨角的白鹿。说是白色,也仅是勉强能划归到这个色块当中,比起亡灵领主如烟似雾的黑,林克所变化出的白鹿更像是光的聚合体,明亮却不刺眼,予人无法言喻的怪诞之感。

敌我双方一忧一喜,白鹿是地之柱伊索尔的象征,但凡能变化这一形态,即代表拥有自然之子的最高权限化身。

两位领主对视一眼,没有说话。亡灵大军却在无声无息的命令中开始变换阵型。无论在何种级别战役都属于炮灰级的骷髅军纷纷钻入地下,在面对化身的自然之子,它们没有任作用。哪怕是炮灰,也要用在适当的地方,而不是无意义的消耗。食尸鬼、石像鬼、巨尸、幽魂,这些比骷髅稍高的亡灵向两旁急速退开,无需下令,拥有微弱智商的它们能明显感觉到步步逼近的东西有多恐怖,生命的气息不再是代表饕宴的信号,携带着充满湮灭的可怕预感。

死骑领主猛拉缰绳。深黑色的梦魇扬起前蹄,摆出了死亡骑士最为著名的冲锋姿态。它的目标却是不慌不忙踱步的柱之化身,每走一步,拳头大小的蹄印便在封冻如铁的地面上踏出青翠之绿。露出了长久以来一直被深藏在冰雪之下的泥土。

士兵们张大了嘴,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宛如神迹的一幕,只是踏足就有这样的威力,要是施展神术,岂不是能将被亡灵死气影响的平原变回原先的万顷草地?

纵使见多识广的**师也怔忪了,但论神力外显。自然之子还不如与他一同而来的晨曦圣骑士。若有似无,能捕捉到却又无法估算出具体的量,一如他的外表,普通、平淡,若不是一次接一次的惊人之举,根本没人相信他就是自然之子。

“踏足生辉……”罗梅罗低喃,眼中满是狂喜之色。

这可是高阶神术,即便是大德鲁伊也无法施展得如此轻松,化身之力果然不同凡响。

死骑领主丝毫没有因为林克所显露的力量而有所动摇,死亡冲锋犹如迅雷而至,只在空气里留下一道快得无法看清的残影,他连人带坐骑已然越过白鹿化身。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这初次交手的结果。

白鹿的躯体上冒起一道黑烟,撕裂的部位还没来得及展现狰狞的创口,就以更快的速度愈合了。

自然之愈和恢复,最基础的地系神术,由化身级别的自然之子施展起来竟有这等效果!

如果不是被黑雾罩住,吸血鬼领主此刻的面庞上一定是抑制不住的惊愕。

难怪那家伙不肯来,必定是预料到会有一场恶战。混蛋……

不过局面也并非没有胜算,只要是活物就无法避开死亡因果,恢复能力再强也不可能无限地吃死亡冲锋,每被击伤一次,肉/体的承受力就降低,由因果造成的伤害无法根治,唯一的办法就消灭施术者。

吸血鬼领主双手一摊,零星飘着的雪花历时变成冰锥,瞬间化作远程武器攻向正与死骑领主对峙的林克。

只听“叮叮叮”一阵脆响,冰锥根本次不破白鹿的表皮,落到地上后迅速化为一滩水剂,迅速渗透到干涸的地下。紧接着,地面震动起来,由轻微逐渐转剧烈,犹如施展了地震波一般,分散在外围的中阶亡灵们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从地下钻出的藤蔓缠住了,像是被食肉植物抓住的昆虫,内里的死气被净化一空,这些亡灵立刻化作黑灰或白烟消散,哀嚎声响彻原野,原本如潮水般密集的大军立刻被清空了四分之一。

“区区的藤蔓纠缠……”吸血鬼领主咬牙切齿的声音从黑雾下传出,非男非女,非老非幼。他不过试探性地攻击,就被对方利用,触发了德鲁伊级别的护体能力。仅是藤蔓纠缠就有这种威力,那要是自然之子特有的神罚……

“等等”眼看死骑领主准备再次施展死亡冲锋,吸血鬼领主不由大喊。只可惜他声音传播的速度远不及风驰电掣的冲锋,梦魇越过矮自己一头的白鹿,擦身而过的瞬间四分五裂,散落的肌肉与骨骼还冒着与亡灵不匹配的腾腾热气。

死骑领主垂首看了一眼坐骑,身上的盔甲与手中的长剑随之崩裂,显露出许久未曾有人见过的真容一名精灵。

“埃多斯陛下!”要塞内的罗梅罗失声惊呼,那死骑领主竟是在第一次北方战役中阵亡的辉光精灵王。

喔,这便是伊瑞斯的父亲,那另一位领主该不会是伊瑞斯的兄长吧?正是父兄相继阵亡,已是自然之子的伊瑞斯才不得不卸任。

“我早说过不要贸然出击,这一位并非寻常自然之子。”

空气的温度骤然下降,已经溃逃的亡灵们再度集结起来。

第三位领主登场了,躲在要塞里窥探战局的人们原本还雀跃的心也随着下降的温度一起冰封。

“巫王霜寒。”说来也是可笑,林克与这位宿敌多次会面,这竟是他第一次见到霜寒的真容,不是替身也不是寄生,而是实实在在的本尊。

“哦……这便是我未来会得到的称号吗?倒是与我挺相符的。”身着一席白袍的巫妖将双臂置于胸口,行了一个中规中矩的法师礼,“虽然想说初次见面,但……我总感觉得在哪见过呢。”

从埃德蒙多处获得的记忆推断,这一位自然之子并非施展了变形术,而是天生就长这么一副大众脸。彼时还没有后世如雷贯耳霜寒之名,依然沿用本来姓名的转生巫妖一度以为自己遇到了老乡。只可惜织命者无法被预知,即便是靠着神灵的力量也无法窥探,不过对方过于特立独行的做派也让它无法确定,即便是曾经的无神论者,在接触到埃德加之后,也不得不依靠神明的力量,无论如何也做不出直呼神名这么出格的事。

“二位,试探就到此结束吧。”巫妖没有肌肉的头骨分别转向另外两位领主,口吻里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你这是要我们无功而返?!”黑雾散去,显露出来的果然是另一张精灵的面容,确实是林克所推测的那样,吸血鬼领主正是未来的英格威王伊瑞斯之兄,曾经被喻为翡翠林之光的精灵王子萨芬。

“难道你要拼着湮灭去消耗掉对方的神罚么?一位自然之子可是有四次神罚的机会呢,把我们三个都干掉也绰绰有余,你若是执意自取灭亡我也不阻拦,只是……别耽误了主人的大计

。”说完,巫妖赤红的灵魂之焰瞥向了一直没说话的死骑领主。

萨芬面目扭曲,全然失了精灵的美好,只余下黑暗的丑恶。怒目而视使用影音传送术的巫妖,久久才咬牙怒喝:“撤退!”

死亡大军如落潮的海水,迅速退却,若不是地上残留的战斗痕迹与残骸,要塞内的联军差点以为自己做了一场大军进犯的噩梦。(未完待续。)

石家庄治疗宫颈炎方法
昭通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衡阳治疗卵巢炎费用
石家庄治疗宫颈炎费用
昭通好的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