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鸡进谁家

发布时间:2019-10-12 18:59:48

萧家姑奶奶双手捧着一只七、八斤重的大公鸡,在小镇中心的集贸市场很谨慎、很小心的转悠着。看那脸色,隐约似有什么提防。往年的俗言有道:毛鸡肉价钱。可是,鸡年的春节前,也即猴年的腊月半间,小镇上的公鸡已经卖到了10元钱1斤,这么说,萧姑奶奶的那只鸡,卖个80元钱是没有问题的。按理说,他应该高兴才是,可为什么却防范着什么呢?

原来,萧家姑奶奶是怕撞上了熟人。

你要说她怕撞见熟人呢,偏偏就撞上了住在她下隔壁的邻居面匠大老胡。

“萧嫂子,”大老胡皮笑肉不笑地问,“卖鸡呀?”

“卖,卖鸡。”萧家姑奶奶已经躲闪不及,只得应道,“今年的价钱贵呢,自己吃了,变成大粪——划不来。”

“这鸡,是你养的?”大老胡一语双关的打趣道。

“臭嘴面匠,你妈才养鸡呢!”萧姑奶奶硬着头皮不吃亏。

“啊,这鸡不是你养的呀——-”大老胡有意重复着说,“那是人家养的罗?那你怎么卖人家养的鸡呢?!”

看来,萧姑奶奶在相互的谩骂中准备吃亏了:“真是吃咸萝卜操淡心——不是我养的鸡,我敢逮人家的鸡子卖呀?!”

“说不准的。我敢说你这只鸡不是你喂养的!”大老胡不骂人了,一本正经起来。

“你可不要乱嚼舌根子!”萧姑奶奶也一脸正色道,“如今都致富了,谁还不讲脸面诨吃卷卷馍呢?”

“说不准。”大老胡又一个“说不准”。

“我要是逮人家的鸡子卖——”萧姑奶奶又开始赌白口咒了,“死我的……”

萧姑奶奶一句白口咒还没有赌出来,住在她对门的秦四爷气咻咻的跑来,一把就要夺过公鸡,没有好脸色地说:“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咋就瞅准了我家的鸡?!”

萧姑奶奶哪里肯丢手让鸡?言辞咄咄道;“秦四爷,你凭啥子红口白牙说我的鸡是你的鸡?!”

“是我的鸡就是我的鸡,还凭啥子?”看来秦四爷说不出个硬壳话。

“那我说是我的鸡就是我的鸡,也就不凭啥子了!”萧古奶奶好象更加得了理,“你两个大老爷们没有事情,就一边抽烟去,莫误我卖鸡!”

秦四爷与萧姑奶奶就这么相争了老半天,究竟是谁的鸡,毫无结果。还是大老胡想出了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我说你们两个对门视户的,不要为这件事情伤了和气。我给你们当个见证人,现在,由萧嫂子把鸡抱转去,放在你们两家门前的街中间——看看鸡进谁的屋,那就是谁的鸡。”

秦四爷很同意这个意见。萧姑奶奶内心虽然不同意,但是也理智的同意了。因为大老胡说得很在理。万一争不过来,也是个自己能下台阶的梯子。

萧姑奶奶很有点生气的样子抱着鸡子在前面走,大老胡和秦四爷在后面面紧跟着。到了两家门前的街中心,引来了一街两巷的街邻瞧热闹。

萧姑奶奶把鸡头对着自己家门口重重的一放,嘿,那公鸡的头先朝着萧姑奶奶的家门口拍了拍翅膀,伸了伸懒腰,似乎是庆祝自己的解放,却斜过一只脚,扭头转向,长啼一声,迈着四平八稳的步子,趾高气扬的进了秦四爷的家。

按说,事情已经有了明显的结果,可是萧姑奶奶的脸上就很有点挂不住了,很蚀面子,于是她又很不服气地说:“这鸡子没有到集贸市场去过,转来迷失了自己家的印象,所以钻错了门,这也不为希奇。依我说现在——”

秦四爷把门一关,本意是不想再搭理萧姑奶奶,可又让萧姑奶奶抓住了理由:“你们看,他秦四爷是不是心虚了?怕鸡子再跑回我家来?”

这句话呛得秦四爷只好咕咚一声把门打开,黑着脸说:“你把鸡子逮去算球了!”

“我可不是那不讲道理的人哟。”萧姑奶奶来了劲儿,说,“现在,我把鸡子逮出来,做个公道你门大家看——”

萧姑奶奶把公鸡逮出来,掀起鸡子的一只翅膀,包住了鸡子的头部,丢在街当间。约莫吃了一根纸烟的工夫,又抱着鸡子打了几个转圈,这才把鸡子翅膀揭开,让鸡子站稳当。可鸡子这会却有点混浑然的样子,这,正是萧姑奶奶要达到的效果。她心里琢磨,鸡子一昏头,说不准就会钻进她的家门。可是,没有想到那公鸡又长啼一声,居然蹦跳起来,伸出爪子,把萧姑奶奶的脸给狠很抓了一下,然后大摇大摆的进了秦四爷家的门。萧姑奶奶骂道:“狗杂种鸡子也不认人啦!”

共 15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只大公鸡之争,通过鸡进谁家,在萧姑奶奶的骂声中落下帷幕。故事接地气,富有哲理,作者很有生活,尤其萧姑奶奶形象塑造鲜活。感谢赐稿。欣赏佳作。【编辑:至简】

1 楼 文友: 2016-06-15 20:45:25 问好。期盼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吉首白癜风治疗费用
苏州男科
白山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吉首好的白癜风医院
苏州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